女夫子身娇体软 作者:南慕野

主页 > 架空历史 >

女夫子身娇体软

更新时间:2020-06-26 03:34 作者:南慕野

类型:架空历史 状态:完结 最新章节:第75章 尘埃落定(二) ...

《女夫子身娇体软》作者:南慕野
  文案:
  陆安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权倾朝野。
  他与御史大夫谢明时有仇,
  一朝谢家被抄,谢家女儿落难,
  陆安澜把她捡回去,决定冷漠以待,叫她知晓家破人亡的苦楚。
  看着立志成为女学夫子的娇软美人,陆安澜横眉冷眼:“你这般爱哭,也能做得夫子?”
  可不久后,陆安澜微微抬起谢如冰的下巴,轻轻采撷她柔软的唇:“这事,学生困惑不解,夫子教教我,教一辈子才好……”
  娇软女夫子被权臣学生叼回家不可描述地欺负的故事。
  腹黑权臣(后期称帝)&娇软女夫子
  内容标签: 爱情战争 甜文 市井生活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谢如冰,陆安澜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  一句话简介:权臣追妻火葬场


第1章 毒药
  时值盛夏,晌午的日头毒辣,慈恩寺香客寥寥,菩提树郁郁葱葱,蝉鸣声阵阵。
  谢如冰此刻坐在廊下的蒲团之上,心中郁郁。今日是母亲姜氏的忌日,姜氏离世已经两年。而父亲谢明时去年九月被削官夺职,发往黄河做苦役。他已年过半百,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了河道上的苦。
  突然,竹帘后的床榻之上传来孩童惊惧的哭声,夹杂着呼喊之声:“姐姐,姐姐!”
  谢如冰忙起身,三两步进了屋,坐在榻边将孩童搂入怀中,连声哄道:“二郎,姐姐在这里呢,不哭不哭!”
  她声音娇软,语气温柔,二郎渐渐安静下来,软软的身子在她怀中拱了拱,抬头看她,眼角已是溢出泪水来红,道:“姐姐,我方才梦见你不要我了!离我而去!”
  大约说到伤心处,二郎两只肉乎乎的小手紧紧地扒住谢如冰的颈脖,说什么也不愿放开。
  那眼泪全都涂在了她的衣襟上,微微濡SHi之感。
  谢如冰轻拍着二郎的背,一叠声地安慰:“二郎放心,姐姐一直跟二郎在一起,不要害怕。”
  “真的吗?”二郎抽抽噎噎地问。
  “当然啦!姐姐从来没骗过二郎呀!”谢如冰笑着。
  “那姐姐亲我一下,我就不哭了。”二郎撩起眼睛看向谢如冰,一脸期待。
  “这是最后一次哦。二郎已经长大了,可不能随便哭,随便要抱抱,更不能要亲亲了。”谢如冰点了点他的额头。
  二郎点头如捣蒜般,奶声奶气地道:“这是最后一次,我们拉勾勾!”说着,伸出小小的指头来,勾起谢如冰的小手指,摇了摇,郑重道:“一百年不许变!”
  谢如冰笑着,轻轻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亲。二郎破涕为笑,揽着她的脖子咯咯地笑起来:“姐姐最好了!”
  “姐姐,我们可不可以再寺里多住几天?我喜欢这儿,比陆叔叔家自在。”二郎又问。
  谢如冰一愣,道:“陆叔叔家不好么?”
  二郎嘟着嘴,小声道:“好。就是我有点怕他。陆叔叔有时候看着吓人。”
  五岁的小儿,感受很直接,也不懂说假话。谢如冰想到这大半年来陆安澜对他们姐弟的态度,心中一颤,轻声对二郎道:“这话可再不能说了。陆叔叔听到……会伤心的。”
  二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  “姐姐在想办法,过些日子,咱们搬出去,好不好?不过,外头的屋子没那么好,也没有那么多人照顾你,二郎能习惯么?”谢如冰问道。
  二郎双眼放光,道:“可是真的吗?只要跟姐姐在一起,我什么都能习惯。”
  谢如冰翻来覆去想了很久,才做出这个决定。
  去岁,父亲因妄议朝政的罪名被削官夺职,发往黄河道做苦役,无诏永不得返京。府宅被抄没之时,从前往来的人家避之不及,父亲家族远在淮安,二郎又突发急症,高烧不止,上吐下泻,谢如冰六神无主之时,陆安澜来了。随后,他们姐弟俩就被带回了陆府。
  刚开始,谢如冰对陆安澜满心感激。若非他来得及时,二郎不知还要受多少苦。
  但是,渐渐的,她察觉出了怪异。陆安澜将他们安置在府中后,就未再出现。谢如冰去找陆安澜几次,他都避而不见。直到谢如冰跟管家陆午说,她想搬走。第二天,陆安澜来了。
  当时的陆安澜,现在想起来,仍叫谢如冰害怕。
  他眸色淡漠,唇角微抿,下颌收紧,一袭黑袍,负手而立,将谢如冰上下扫视一圈,冷冰冰地斥道:“外头什么情况,你可知道?给我乖乖地待在府中,别去想旁的。”
  这人做了枢密使后,威势一日强过一日。
  谢如冰在心中鼓气几次,最终还是败下阵来,垂着头,什么话也没说,留在了陆府。
  浑浑噩噩过了年,暮春时节,春光明媚,二郎顽皮,跑到了陆府的后花园玩。他躲进了假山里,谢如冰去抓他,正想出去,外头传来娇俏的女子声音:“那谢家小姐究竟长得如何?自她入府,绫罗绸缎金银珠宝都流水一般送到那院子去。”“我听闻大人时时过去她的院子,眼瞅着是大半年都没来我们这儿了。可羡煞人也。”

直接到第分节

推荐小说

夜读侠最新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