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云台(10) 作者:沉筱之

主页 > 架空历史 >

青云台(10)

更新时间:2021-11-15 08:16 作者:沉筱之

类型:架空历史 状态:完结 最新章节:大结局

  “……到了正午,袁公子到了驿馆,与崔氏撞了个正着,因为崔氏在奔逃时落了帷帽,所以鄙人认得出,正是身边的这一位。”

  “鄙人当时觉得情况有异,打发底下一个差使跟去看看,但,一来驿馆忙碌,差使没有追远,二来,袁公子与崔氏都是岳州口音,想来是乡人,差使没多在意,早也回来了。”

  章禄之盯着崔芝芸:“如何?还称自己不曾见过袁文光吗?”

  崔芝芸脸上血色尽褪,手指紧紧扣住地面。

  “我……我是见过他,但我逃到荒野,很快迷了路,是青唯找到了我……我当真不知道,他为什么就死了……”

  她说着,眼泪断线一般砸落地面,浑身颤抖如枯败的叶。

  章禄之看着崔芝芸。

  强弩之末罢了,勿需再逼。

  他回身,自公案前取了状纸,扔在崔芝芸身前:“招供吧。”

  状纸飘然落下,“砰”一声,一名玄鹰卫把画押用的红泥匣子也放在了崔芝芸跟前。

  公堂里寂然无声,高子瑜在一旁听完整个审讯,证据确凿,似乎没有一处可以辩白。

  他不信袁文光的死是芝芸所为,正思索着为她申辩,忽听大堂上,清冷一声:“大人。”

  “大人明鉴,袁文光的死,不是我妹妹所为。”

  章禄之移目看向青唯,冷哼一声,似是嘲弄,“哦?你有其他证据?”

  青唯的声音很轻,但足以听得分明。

  “大人所找到的这些证人,除了能证明袁文光曾一路跟着妹妹;事发早上,我离开过驿官;以及事发正午,妹妹撞见过袁文光,还能证明什么呢?”

  “敢问大人,有人看见袁文光是舍妹杀的吗?有人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吗?”

  “敢问驿丞大人,”她微微侧目,看向一旁的驿丞,“袁文光死的早上,您记得我一早借马离开,您可记得我是何时把马还回来的?”

  “这……”驿丞迟疑着道,“倒是不曾。”

  城南驿馆午过至傍晚这一段时辰十分忙碌,他只记得夜里去马厩清点马匹时,早上被借走的马已经在里面了,至于是何时还回来的,他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
  “既然不知我是何时还的马?大人如何断定,事发之时,我与妹妹不在一起呢?”

  这么草率地断案,当真是在寻找杀害袁文光的凶手吗?

  听了这一问,章禄之的瞳孔微微一缩,不由地移目看向卫玦。

  章禄之这反应被一旁的高子瑜尽收眼底。

  是了,玄鹰司的一切证据,似乎只证明了事发当日,崔芝芸曾单独撞见过袁文光,至于发生了什么,甚至袁文光是怎么死的,他们似乎并不在意。

  玄鹰司乃天子近臣,不该是这样不谨慎的。

  还是说,他们审问此案,另有目的?

  高子瑜细细回想起几名证人的证词。

  不,玄鹰司不是在找杀害袁文光的凶手。

  他们只是在证明,事发之时,在城南的驿官,只有崔芝芸一人,而崔青唯离开了。

  袁文光的案子发生在两天前的正午,也就是八月十一的正午。

  八月十一这一日,京里发生过什么大事吗?

  “就怕高大人听明白了其中玄机,先吓坏了自己!”

  高子瑜想起来京兆府前,章禄之叮嘱自己的话。

  他的脸色瞬间煞白——

  八月十一,城南暗牢被劫,重犯失踪,玄鹰司受圣命,出城缉拿要犯,随后于隔日晨,带回两名迷失山野的女子。

  ……

  “本官既称她是凶手,自然有切实证据。”

  章禄之一声令下,两名玄鹰卫去而复返,将一身染血的粗布素衣扔在堂上。

  崔芝芸一见这血衣,再支撑不住,软瘫在地。

  当日青唯找到她后,分明帮她把这衣裳裹着石头沉塘了。

  章禄之问驿丞:“你仔细认认,八月十一当日,崔氏穿的可是这身?”

  “回大人,似乎……似乎正是。”

  章禄之在青唯面前半蹲下身,把崔芝芸的状纸扯过来,屈指敲了敲,“你还有什么话好说?”

直接到第分节

推荐小说

夜读侠最新小说